族人清理被盗古墓 揭开七代连科名门往事(图)

2019-05-10 12:08栏目:艺术

  为此,他们曾向文物部门和公安部门反映情况,并商议决定,要对屡遭破坏的家族古墓进行整修。经过连续两天的发掘清理,莫氏后人找到了已经倒扑在地,并被埋入土中的莫与齐墓碑。

  该村老人协会会长赵岩荣说,村里75%的村民姓赵,这些墓穴主人的后人多不在峡门村生活,现分布在乐成街道、石帆街道和北白象镇等地。近几天他们听说祖先的墓穴被挖掘出土后,纷纷回到村子里到赵氏大宗祠堂瞻仰先人的墓碑和墓志,他们正在修建赵伯药纪念馆,尚未竣工。记者:王雄涛

  莫与齐曾参与开凿弘济河(明代京杭大运河的一段),因为积劳过度客死工所,享年只有38岁。存世史料中,没有关于莫与齐子嗣的任何记载,莫氏家 族也没有族谱流传下来,但在新发现的墓碑中,就有其子孙辈的署名。记者发现,其子莫元学、其孙莫俦,都是举人出身。而且根据史料记载,自其高祖父莫愚开 始,到其本人为止,这个家族连续五代考取功名。莫与齐墓碑上的相关记载,让莫家创下的“连科”记录又往后延续了两代人。放眼整个广西,这种情况也是非常罕 见的。

  陈元友介绍,据史料记载,靖康之乱后宋朝王室南渡,迁到乐清的赵姓者有三派,即太祖派、太宗派、魏王派。太祖派始迁祖赵伯药,字石言,是宋太祖赵匡胤的第七世孙,燕懿王赵德昭的后裔。他在1128年考中进士,授浙东道副都监,驻扎温州,南宋绍兴年间以军功受封南平公,因其爱好乐成山水,迁居乐清市翔云山下。前不久,乐清文保部门就在古墓群附近发现有建于明代的神道门。上面刻有“赵德字十七世乐安慎轩兄弟墓道”十四字,现在又有墓碑对证,更加确认为明代修建的赵伯药后人的墓群。

  墓碑记载,莫与齐字道望,号绍亭,十七岁中举,二十一岁考中隆庆五年(1571年)辛未科进士,是个少年得志的风流才子。莫与齐历任户部山西司主、员外郎、郎中等职,后又递升山东东昌知府、按察司副使和布政使司参政,是从三品的大中大夫。

  墓主属平民,古墓群被发现时保存完整。目前发现的文物还没有定级,这些古墓对研究明代温州地区的墓葬规制和血缘村落的人文传承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据了解,莫氏后人是在本月初上山扫墓时,发现家族墓群被盗的。家族成员莫福亮说,由于古墓年代久远,加上其他种种原因,莫氏后人此前并不知道还 有祖坟葬在那里,因此直到今年才又重新恢复祭扫。结果到了现场却发现,山坡上一字排开的6座庞大古墓,有些被从顶部扒开大坑,有些还能看到新的盗洞。他们 向附近村民打听情况,才知道该墓群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曾被盗,而且近期仍有不法分子觊觎古墓。

  负责在宗祠中拓印碑文的工作人员说,出土的十几块墓碑已经清洗干净,碑文的字体主要分楷体和篆体两种,墓碑上的刻字都已较模糊,但经过他们拓印,大致可看清碑文的内容。根据碑文的内容判断,墓穴建于明代,墓穴的主人是赵乐安、赵慎轩兄弟及儿子们。赵氏兄弟是赵伯药的第十代后人。

  揭开“七代连科”名门往事

  公路施工挖出明代古墓

图片 1莫氏族人将清理出来的两截墓碑拼合起来,仔细辨认碑面文字。 记者王剑 摄

  昨日下午4时许,乐清市文物馆副馆长陈元友还在勘测现场忙碌。他介绍,8月初,在峡门村修建公路的一辆挖掘机在作业时,不慎破坏了3座墓穴,有群众反映可能是古墓。文物部门接到消息马上赶到现场勘测,在受损墓穴附近新发现19座墓穴,算上3座受损墓穴,共有22座墓穴。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濠国际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族人清理被盗古墓 揭开七代连科名门往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