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雕塑规划提要

2019-08-28 14:26栏目:艺术

五、城市年令与知识结构的依据

无论如何,中国当前对城市雕塑建设的高涨热情是空前巨大的!成片开发雕塑主题公园,集中建造长廊、风景线、海岸线、广场、大道等等,已成为各城市政府的重要工作重点之一。这在中国历史上完全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壮举!由此而良性地带动了中国城市雕塑规划的水平的提高。

主题性与多元性文化交流性功能区

一 城雕规划中的既定因素

根据近年我国城雕建设实际景况,大致可将其环境特征分列如下。

时代发展至今日,我们终于认识到在我们生活着的身边,越来越多的崭新建筑之间或是建筑本身,已经越来越需要雕塑的存在了。她不是建筑,但所发挥出的效应及艺术感染力是任何建筑所无法替代的。于是,我们越是意识到城市雕塑的发展机遇正在到来,越是要清醒、规范、理智地认识到,城市雕塑的建设如同城市的建设一样,是必须要进行有序的规划的。城雕的规划所要面临的问题可能比城市规划面临的问题要复杂得多。简而概之,以下两大因素似应是城雕规划中的应予考虑的重要的内容。

平原城市环境的特点即是城中只有高层建筑为其视野制高度。而此类城市大多呈向周边发散式扩张之态势,故城市空间的分割主体即是由建筑物与具有节奏感的空隙共同所构成。

综上所述,城市文化、城市性格与城市心态共同构成了未来城市雕塑规划中的既定因素。了解、廓清与清晰认识并把握住每座城市的既定因素,应该是城市建设与城雕规划的前提使命。

令人不安的现象是,当前我国城市的城雕规划中,多以欧美版的景观现成品为参照,或根本就是聘请欧美人士进行设计。这或许即是一个多元化时代的基本特征,但也是一个各自失落文化心理与文化身份的时代的到来。

综上所述,城市雕塑规划在中国是一个充满挑战的学科。她所面临的问题,不仅仅是找一块地方,开一片草坪那样简单,更重要的是文化内涵、历史积淀、人文风情等等,才应该成为未来城雕规划中的依据。

历史叠压的惯性往往持续累加为一种巨大的存在,如十三朝国都的西安,九朝国都的洛阳,六朝国都的南京,以及许多做过短暂的局部政权国都的城市,都在当今中国城市化急剧扩张中被再次提起,或是被再次送上文化叠压的舞台。它们本身即是一笔巨大的历史资源,而今天恰好需要利用。尽管许多地方是破坏性的利用。

任何艺术的创作与建设的规划均避不开既定因素的制约。但制约既是限制又是规定,同时也是能够获得自由的途径。城雕的规划所面临的“既定因素”,首先是城市的历史文化。这应成为城雕总体规划中的第一考虑。某地某区域的历史均具有着其独特性。这一点不限于城雕本身的规划,往往还涉及到城市建筑的规划。在认识与把握其独特性问题上,还须根据该城市的考古文献确定其历史文化的区域差别。这一点尤为重要。

城市雕塑在中国是一个将各类型与城市空间环境相关的雕塑给予集合式的统称名词。所以,中国当代城雕的概念下,内容庞杂,样式众多。举凡如纪念性的重大历史事件,历史人物,重要纪念地等等纪念性的构筑体,人物群像,象征物等等,以及广场、街心花园、草坪绿地,再如主题性的某条街、某条路,某条海岸线,某道山谷等等,都被“城市雕塑”以概之。如此,便将环境依据所涉及的城雕规划问题变得极为个案化与复杂化。

除了上述的未来城建规划的因素外,未来审美群体状况,也是未定因素之一。审美群体的文化素质构成,同样是城建发展与城雕规划的内容之一。审美群体所显示出的审美倾向往往决定着对未来建设样式的选择。于是,某地未来的城市建设与城雕设计等工作,由谁来做,做给谁看?由该地审美群体中产生的组织实施者们便具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正是他们当然地“代表”了该地的审美族群在做着历史的选择。这是一种十分可怕的机制,但也是无可奈何的机制!

城市雕塑(且不论其称谓是否严谨、全面),顾名思义,必是雕塑与城市结合的产物。城市的建设是需要进行规划的,同样在城市中兴建的雕塑也是需要进行规划的。

第二点,文化的差异决定了城市性格的不同。应该说,仅管当代的中国城市特征正在毁灭,但表现在这些不同城市的人群中的“城市性格”还是非常明显的。如众多的城市,可大致概括为:张扬的城市、享受的城市、厚重的城市、朴素的城市、侈华的城市、安静的城市;再如讲吃的城市、讲穿的城市等等,都反映出一座城市居民的本质姿态与生存境界。不同的城市性格与市民心态,也将决定着不同的审美倾向。

综上所述,城雕规划中的地理环境因素是十分重要的自然因素,也是一项内涵富蕴的人文因素。中国的每一座城市都积淀着因为环境所特有的艺术魅力与人文情怀。在我国各地的方志文献中,都或多或少地记载着对当地城市发展的独特特色的高度概括或精采描述。例如不胜枚举的八景、十景之谓,即是对当地地理环境特征的具体概括。

由此,可以引起我们思考,在中国,何时能够出现真正意义上的主题公园。除了目前流行的较为宽泛意义的抽象的主题外,以风格、流派、个性、乃至充分展示优秀雕塑家个人兴趣并具有个性特点的主题雕塑公园、雕塑景观的规划产生,并能够付诸实施的事情还属于天方夜谭。同样如此,既然主题雕塑公园可以开辟出更为广阔的空间,其他特定功能的区域环境也可在特殊内涵的定位下,制定出更系统与切实的规划。

总之,一是要准确凝炼并体现出城市居民心理的普遍认同感。使广大受众群体的心理期待得以满足,同时使居民能够体会到规划建设的城市雕塑代表了他们引以为自豪的心灵情感。二是把握时代特征与当地居民审美心理价值取向的结合度。使受众群体能够意识到自己生活的城市中在前进、在变化、在变得日益开放与美丽。三是要做到与自己的城市文化遗产相呼应。这不仅是指有形的物质遗产,而是指深植于城市民众内心之中的文化心理方面的遗产。一座城市的居民能够获得自豪感、满意度,往往更重要的是由他生存之地的优秀的文化遗产曾经有过的辉煌所建立起来的自信心与心理积淀相呼应的。城市雕塑规划与建设,某种意义上即是这片土地对这群民众的赐予,也是这群人向这片土地的回报。

既然存在着既定的因素,也必然存在着未定因素。首先,当地经济建设未来发展规划是左右一座城市未来面貌的纲领。它的内涵是多方面的。有经济因素、产业结构因素、地方工农业基础因素、区域划分因素,乃至人口控制因素等等,但始终面临一个问题:即发展城市建设与保护城市特征的冲突问题。

但是城市心理的积淀是分层次的。历史的城市心理早已被记载在文献中,以及各种类型的文物遗产的实物中,心理作用下的集体无意识仍然突出而明显。它或隐或显地在城市建设与城雕规划中发生作用,而我们的城雕规划也迫切地应当予以明确与体现。

所谓“城市雕塑”之所以是一个独特的艺术称谓,是相对于传统概念中的那些一般存在于博物馆、美术馆、纪念馆中的、小型的“架上雕塑”而言的。它的首要或是唯一的存在特征即是与城市空间环境紧密结合的、与城市文化、城市性格、建筑风格等特征相协调一致的雕塑样式。

我们面临着怎样的城市雕塑的遗产,是我们今天谈论未来城市雕塑规划的前提。我们曾留下过哪些类型、性质的文化,是我们今天思考城市雕塑规划的依据。

城建工作如此,城雕规划更是处于无序散乱状态。在中国,首先制定城雕规划并认真落实实施的城市,几乎没有。从目前的实践看,青岛、长春、北京、兰州、深圳等地曾有良性操作记录。但能长期可资依据的规划方案,并坚持实施的城市,则因种种原因,却鲜见之。

那我们留下了什么?我们只能说,我们留下了无数座画在书本里的古城图像以及通过考古发掘出来的古城遗址。

二 城雕规划中的未定因素

平原城市环境

但是毋庸置疑,当今的中国城雕建设,不同城市间似乎具有“连锁店”的意味。面貌、思路、定位太过雷同与近似。缺乏规划的独特性。尚不能呈现出表达某座城市独特内涵,独特城市性格的面貌。其原因是,在推进程序过程中,其机制不能有效发挥,专家评委以及地方官员的审美旨趣,乃至作者群落的选择,都在重复、雷同的进行中,左右着最终的结果。

中西方数千年的城建史形成了各自不同的文化特征,其基本形态一直延续至半个世纪前,但时至今日,中国的城市形态遗产已荡然无存。

但是,这些“场地”类型是否在功能与文化定性上都非常明确了?否则必然是官员一念之起,将方案随意摆放。

城市雕塑在中国是一个约定俗成的称谓。它是特指存在于城市之中的雕塑样式。这种样式不同于存在于陈列馆、美术馆、博物馆以及独立的主题性公园中的各类样式。

当然,中国古代的雕塑艺术仍是极为辉煌的。她在祭祀、陵墓建筑、寺庙石窟以及民居建筑中所发挥的巨大功用,仍是世界雕塑艺术史中独立特行的奇葩。

城市的年令与知识结构的状态,是城雕规划中不可回避的问题。城市雕塑艺术的特点即是与城市建筑结合、与城市环境融洽,与城市空间协调、与城市中观赏它的人能够产生交流,能够传递某种精神信息的艺术作品。它具有着各种方式的占有空间的形式,也具有着固定位置的不可移动性。或者说,这是展示给“那些”能够运动到它面前的人看的。

从目前看,业已形成的操作类型,不外乎是有主题型、无主题型、特定景观型、分届连续型、无连续型、广场型、公园型等等。在上述的诸类型城雕建设中,仅管都在照顾着中外不同风格、不同材质类型的雕塑作品,但过于冲突的样式与风格,还是显示出了某种处在同一景观环境中的不协调性。但是作为一种“丰富”的情结,目前还难以克服这种巨大热情下的状态。

城市雕塑规划最为坚实的依据,必是依托于具体的地理环境的条件而体现的。

三 城雕规划中的利弊因素

历史的悠久与时长,决定着其城市遗产的规模大小与城市在历史中的影响的深广度。同一座城市在不同的历史时段中,具有着不同的历史地位与形象特征,尽管这种显性的特征早已灰飞湮灭,但大量的历史遗物中所透射出的文化魅力,却仍在塑造着今日城市的未来。我们不能忽视历史留给我们的这笔遗产,在城市雕塑规划中,依据城市历史的格局所处历史中的地位,秉持城市所具有的精神风骨,精心策划出能够与历史轨迹相接洽的融合点,并且展示出一座城市在历史上取得的成就,应该是我们进行城雕规划的依据之一。

在中国,南方城市崇尚一些玲珑剔透、精巧多变的造型风格,而北方或西部人则相反。这都是潜在的根深蒂固的东西。

城市发展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城市雕塑的规划与建设也首先会面临因不同的城市区域历史而产生的不同的历史依据问题。

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中国是一个没有城市雕塑历史和传统的国度。仅管我们有着五千年文明历史的记录,有着极为丰富的文字、书法、绘画、建筑以及雕塑等艺术遗产的积累,但唯独少有如欧洲古典城市雕塑那样辉煌的发展轨迹。因为我国的古代城市发展的历史,是始终将封建帝王的处所作为城市的中心而加以层层保护的重点。而这些地方恰恰是“禁地”,是平民百姓不得涉足的区域。所以那种便于公众集会,提供百姓休闲以及用于娱乐庆典的环境与场所,一是远离森严的皇城宫苑,二是重要辉煌的建筑周围同样也不是百姓以及市民们能够流连忘返的地方。于是,自始至终,中国的建筑空间中就几乎没有独立于建筑而存在的、专门用于人们欣赏的“城市雕塑”,也就自然在中国人的心理中没有积淀出与此相关的建设、欣赏城市雕塑的审美需求。最终也自然没有产生有城雕遗产的历史。这是中国人的不幸与遗憾!

于是,中国的城市便各自有了自己的不同于其它城市的历史。它们作为一个记忆或是一个符号,往往会顽强地体现在当下的社会生活中。汉阙唐宫人字拱,会出现在今天西安的建筑中,柬埔寨的寺庙建筑样式会出现在今天的头饰上。

“城市文化性”的存在,在于两个方面:一是显性的文化遗留,如建筑或是不断被发掘出来的地下文物;二是隐性的但又是活着的、这座城市的人群中所表现在言谈举止、行为规范、语言特征、思维习惯、价值取向等等之中的“文化”特点。这是比前者更鲜明、更深刻的文化烙印。正如一位地道的成都人与一位资深的广州人所能显示出的文化背景那样,迥然相异!

在当下之中国,没有一座历史上曾经做过国都的城市能够完整地保留下它曾经辉煌而完整的形象。中国汉唐时代的故址也好,明清时代的国都故城也好,都已湮灭在或是战争的、天灾的、人祸的等等原因中而消失。

当今的中国,拆旧、改造、拓宽、加高等内容是城建工作现实的时髦大趋势。历代群体审美选择的精华形态——古旧建筑与城镇街区的老建筑、老格局、老面貌、老风情,正在损毁与消失。代之而来的则是南北无别,东西相似的“新面貌”。这是当前中国城建工作组织者、实施者、决策者们缺乏文化眼光,或不具备相应的文化素养所造成的最为严峻的现状!欧洲国家几乎城城皆古,街街均史,而当今的中国,已找不到一座拥有原来风貌的“古城”了。

四、城市居民的心理依据

区域差别是对城市文化的承袭与传递的方式与途径。历史上的古城也因区域的不同而具有不同的内涵。如历史上以商贸为主的古城与历史上以政治为主的古城所传递的文化信息与文化积淀是不同的;而处于军事要塞的古城与处于交通枢纽位置的古城,其内涵的差别也是明显的。除此之外,一地的文明历史与更迭纪录,地方名人、历史传说、风俗习惯、传统小吃等等,都共同构成着一座城市的“文化性”。

新濠国际,城市居民心理的倾向性及其形成,是与多方面因素紧密相关的,例如以重工业为主,并且以产业工人为主要居民构成的城市居民中,应该是市井间多义气豪壮之士,崇尚力量、坚强与明快格调的事物。以“农转非”为主要人员构成的新兴城镇中,则可能会在居民着装、风俗教化、行为规范等方面带有淳朴的乡土气息等等。总之,城市间的居民心理差异不容忽视。据此,在城市建设与城雕规划中,做到有的放矢,形之有效的预期设计大有必要。

如何解决这种冲突,是良性发展城建事业的关键。首先,是未来城市发展规划的文化定位问题。只有在文化定位准确、方针目标明确前提下,确定未来城市格局与风格走向,才能够有意识地去引导一座城市的形象特征,才是理智而积极的态度。

但是目前中国雕塑公园的模式尚不够多样,途径也较单一。对于“主题”的选择与确定,尚未涉及到更深更广、更具有独特性的层面。尤其关于历史的、文化的、历史事件的、人类关于环保的、反思战争的,以及更有特色的著名雕塑家的个人雕塑园等等,都甚少出现甚至没有。

其次,一座城市的未来样式也是该城市城雕规划的未定因素。真不知道,当前中国哪一座城市的规划是真能够让人看到,并看清楚某条街、某座楼、某片广场、某种色彩是确凿的?而事实上变数巨大。那么当这些因素均不确定时,相应的城雕规划的实际意义则大大降低。

山城环境中惟有雕塑艺术或是具有雕塑感的构筑体,在自然与建筑之间具有调节空间艺术美感的作用。其体量、纵横方向、材质以及与大、小环境相匹配的造型构图,都是需要依据城市自然条件而加以通盘考虑的问题。

城市雕塑作为一种独特的雕塑艺术门类,已日益被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所认识、所了解、所接受,并且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大规模的城市建设同样促进了大规模的城市雕塑的建设与发展。这是改革开放以来带给中国基本建设事业与中国城雕事业的大好机遇。

综合性休闲广场在中国大小城市中广泛兴建,多以各类雕塑配置其中。其基本模式是在广场中央区或主要入口区树立能够反映当地地域特色的所谓“主雕”,然后再配以当地历史名人或当地风俗性的市井雕塑。以此拉近广场与市民的交流关系。但在城雕规划中,强调教化意义还是主导性思路,而真正具有休闲放松式的作品尚属少见。

故当代中国城市建设中对水岸线的经营尤为关注。滨水城市的城雕规划中首要考量的是城市与水的和谐关系。并且要充分考虑到滨水城市的历史文化积淀与对人们性格的塑造因素。如在曾经的“八水绕长安”的汉唐时期的长安,方便的水路运输,以及葱郁的植被,是如何地培育了它曾经有过的繁华与大气。汉唐时期,长安城雄踞关中,南有秦岭数条水系形成多道河流,连同渭水、泾水等环绕左右,使得长安城不仅气候宜人,且山光水色,楼宇、宫殿、街区、道路、商铺等建筑规划方正大气,使城市既有平原城市的开阔大气,又有秦岭山影近在咫尺的丰富影像。大江大河以及海洋湖泊所具有的物理性质,长期以来陶冶了沿水而居的世代居民们的融通渺远的胸怀眼光,同时也形成特有的地理环境风貌。如我国南方的吊脚楼建筑等,即是独特的人文景观。据此,今天的城市雕塑规划在进一步延展和发掘沿水城市景观带的打造活动中,更应突显其自然环境所具有的天然魅力。

年轻城市如此,“古城”居民则大异其趣。尤其诸多有着百年老校或数十所高等院校的“年老”城市中,三世或四世同堂的家族居多;城市居民中散落着数十年、数代人之间存在师徒关系、师生关系的群落。顽强的伦理文化以及具有传承关系的知识结构则是左右某座城市价值取向的相关因素。但是“老城”中的新人则是不断地涌现着的。他们也同样来自四面八方,或求学、或创业、或作数月、数年的短暂停留等等,在这种流动中带入的青春活力与新异观念的作用下,“老城市”中的冲突也会呈现为更为激烈的状态。同时也在资讯发达的当下呈现出多元并置的文化景观。相对于年轻城市来说,“老城”的知识结构则要复杂得多。比较来说,它们的知识分布泛围会更加宽泛,在知识不断更新的今天,许多行将泯灭与消失的“老知识”还会偶现于民间,也会发挥出不可替代的作用。但在年轻的城市中,知识结构的着力点多在当今各类产业的顶端与前沿,尤其是在尽得改革开放风气之先的沿海城市建立的各类高科产业中的年轻人群,则是一个单纯、新异的群体。

商务金融功能区

主题大道、主题公园、有主题性或无主题性多元类型景观带,也是当前中国城雕规划与实践中的重要产物。例如已颇具规模的长春世界雕塑公园、北京与延庆国际雕塑公园、福州国际雕塑公园等等。

政治行政功能区。

中国乃多大江大河、漫长海岸线之国度,沿水之滨城市众多。而依照中国古代堪與术之主张,举凡能有山环水抱之地,大多是安邦立国之吉地。滨水城市的地理环境特征即是水面的浩荡与平缓,为城市密度的分布带来天然的隔离与区分,并且使城市具备了特有的灵性。而水面、河流、海岸所形成的贯通性以及辽阔性空间也为城市带来了良好的视觉享受。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濠国际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城市雕塑规划提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