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对文物“保护性破坏”如何终结

2019-05-10 12:10栏目:艺术

  近几天,在杭州西湖边的文物建筑秋水山庄上演的一出“变色记”,让市民群众和专家学者都大惊失色。两张杭州北山路上的秋水山庄照片刷屏了朋友圈:一张是 旧照,大门门头上的油漆已斑驳,露出淡黄色的墙体,“秋水山庄”四个灰色字后是白底。另一张是近照,大门门头被刷成鲜艳的黄色,四个大字变成了红色,在整 体为灰色的北山建筑群中很醒目。不少网友看到照片后纷纷表示吃惊。

因此,要破解层出不穷的“保护性破坏”,除了要加强宣传教育,提高领导干部以及群众的文保意识之外,更应加快文物科技研究,从内部从细节上掌握文物的秘密,破解古人留下的文化密码,如此才能终结“保护性破坏”,我国的文物保护工作才能渐入佳境。肖 严

  来源: 中国商报收藏拍卖导报

只有大原则,而没有细致的标准;只有理念,而没有把理念落到实处的具体措施,这才是事情办不好的关键所在。

  著名作家肖仁福曾表示,“文物古玩是文化的‘活化石’,它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物品,更是这个物品所蕴含的历史文化。”文物古迹不仅仅是联系过去与现在以 及未来的重要纽带,也是社会在不断发展中必须要留存的“历史基因”。无论是从文化的高度,还是从历史的角度,在城镇化、工业化不断推进的进程中,保护好文 物古迹都是最起码的必修课。回到此事上,对秋水山庄这样的文物保护点进行任何的细微改动,都应该有一整套科学程序。

与文物保护观念不强相比,基础性的科研工作缺乏才是困扰我国文物保护工作的心腹大患。我们今天敢说,全国所有不可移动文物都建立了完整的测绘档案吗?我们敢说,对古代工艺的认识已经详尽无遗了吗?显然,对这些技术性的细节我们了解得太少。理念谁都会谈,但把理念落到实处的技术就不是谁都能掌握的了,那是要付出极其艰苦的努力才能换来的。

  随着市民对文物保护关注的提高,斑驳的秋水山庄被 人们视为时间的馈赠。所以,此次不恰当的工程引发了市民的强烈反应。杭州市园文部门表示,秋水山庄作为杭州市文物保护点,应该经过报备或报批程序后才能实 施保护性维护或修缮,但他们这几次刷新都没有报备,今后园文部门会加强监管。

以古建筑为例,中国的传统建筑从上古至明清形成了一套比较完备的体系,但今人对古人的建筑材料、施工工艺、设计思想、历代沿革的认识仍然不能说是深入而彻底的。实际上,我们今天对古代建筑的了解大部分来自于宋代李诫的《营造法式》、清工部的《工程做法则例》等少数文献。大多数现存的古代建筑都没有做过详实的测绘。所以一旦开展修复,往往造成“保护性破坏”。由于对当时的美学风格把握不准,甚至出现了把雕像的眼睛修成了现代美瞳的失误。

  若是让不注重保护、 任意破坏或损害成为常态,很多文物古迹都会消失,而历史的记忆与文化也会失去承载体。此般语境下,保护好文物的确应成为一种行动自觉。在这方面,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比如在埃及,其新的古迹保护法案规定,对破坏神庙、古雕像等古迹以及在古迹周围建造房屋者,可根据情节轻重,施以不同额度的罚款,最高可达10 万美元,并判处无期徒刑等;而在意大利,其明确规定,具有100年以上历史的建筑物,未经有关主管机关批准不得拆毁与改建,装修内部也须经文物部门派人检 查、鉴定和批准。

众所周知,文物修复必须遵循“最小干预原则”,以尽可能保护文物遗址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修旧如旧”,才是文物修复的最高境界。但在具体的实践中,如何把“修旧如旧”落到实处仍然是个问题。

  应该说,随 着各级政府和公众文保意识的提升,文物保护正面临一个新的问题——重视之后应保护什么、如何保护。一些地方虽加大了文物保护投入,但修缮维护却未按法规要 求、未遵循相关规范,在理念和技术层面都达不到应有的水准;也有一些地方盲目追求金碧辉煌、光鲜亮丽,对建筑遗产过度修缮。其本意或许是“保养性维护”, 但结果却酿成了“保护性破坏”。

二战时,波兰首都华沙被纳粹炸成了废墟,90%的历史建筑和街区成了一片瓦砾。今天的华沙城是战后重建的,但这样一个标准的“假古董”竟然在1980年入选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为什么呢?原来在战前,华沙大学建筑系的师生鉴于战争迫在眉睫,紧急对全城建筑和街区进行测绘和摄影。每一座建筑、每一条街道的位置,建筑物各个立面的造型都被巨细无遗地记录下来。这些资料被藏到了绝对安全的山洞里。战后的华沙正是按照这批资料重建的。设想一下,如果没有如此详细的资料,就算波兰人民爱国热情无比高涨,他们能在短短5年里按原样重建华沙城吗?

  秋水山庄为上世纪30年代著名报人史量才以爱妻沈秋水的名字命名修建 的,系杭州市级文物保护点。据秋水山庄管理方新新饭店的行政办赵主任介绍,其实这次是为响应西湖景区统一修缮的要求,考虑到最早的门面就是黄色的,所以方 案一是涂成黄色,但是发现不好看,所以采取方案二是涂成了与周围围墙一样的灰色。据了解,秋水山庄作为杭州市文物保护点,此次施工并未上报审批,而且文物 修复应该由拥有相关资质的单位来设计和施工,而目前秋水山庄的施工方并没有相关资质。

梁思成先生上世纪40年代曾提出,研究古代建筑的首要任务就是“明了传统营造技术上的法则”,只有充分的了解了,才有了科学施工的依据。否则,即使我们有心严格落实“修旧如旧”的原则,因为缺乏具体的工艺和技术,也是做不到的。在明中都遗址公园的工地上,记者发现施工工人和普通民工没有任何差异,工人们没有受过古建维护的专业培训,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工人们之所以用电钻施工,不是因为他们缺乏对文化遗产的敬畏,而是真的不懂。

  作为杭州市文物保护点,秋水山庄的门楼颜色一会儿变成黄色,一会儿又变成了灰色。根据管理方面的解释,涂黄色是为了尊重历史,涂灰色是为了尊重民意。对 此,有业内人士表示,看起来义正辞严、很有道理,但实际上荒谬不已。为何呢?因为管理方两次“刷漆”都没有经过审批,也没有必要的报备,完全是“一时兴 起”的举动。这样对待文物保护点的做派是不可思议的,若任由这样的风气蔓延下去,文物保护必然会成为一种奢望。

新濠国际,修缮不当所造成的破坏如今已经成了文物保护中的普遍现象。辽宁“最美野长城”因为施工单位用水泥抹平城墙而面目全非,杭州秋水山庄因为涂错了颜料而紧急重涂,宁夏黄土夯筑的古长城被改建成了青砖长城,山西娘子关在修复中不但改建了城楼,连城墙也用砖修成了现代建筑……在此次凤阳明中都的修复中,曾经芳草萋萋、黄土覆顶、凸凹不平的西华门被修得整整齐齐、簇新簇新,600年明城墙那种历尽沧桑的荒凉之美消失殆尽。

  勿保护性破坏

近日,安徽凤阳明中都遗址公园在建设中被曝“野蛮施工”“破坏文物”,一位作家在现场拍摄的视频显示,工人们用电钻把旧砖撬掉,换上仿古新砖。有关部门在调查后认为,“该工程施工中使用电钻剔除残砖的做法,确属不当,存在野蛮施工的问题。”工程于是暂停,进行整改。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濠国际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评论:对文物“保护性破坏”如何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