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美学与中国山水画

2019-05-10 12:46栏目:艺术

   2013年11月16日晚8点,中国嘉德2013秋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专场在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举槌开拍。石涛《桐阴觅句图》以1600万起拍,最终以2200万的价格落槌,含佣金成交价为2530万。此前估价2200万-2800万,约3平尺。
  高梧修竹,土坡茂草,一士人临水远眺,画境静寂,但笔墨却极尽纵恣,浓淡枯湿,挥洒自如,磅礴轩昂的精神气度,奕奕动人。石涛是个入世的僧人,但笔底总流露出对山野的向往。他行万里路,搜尽奇峰打草稿,故又是一个真正得到自然蒙养的画士。因此一挥毫,不论是文秀的细笔,还是淋漓的泼墨,都有自然之趣,山野气息。“百尺梧桐半亩阴,枝枝叶叶有秋心。”这幅画,写的是眼前之景,似乎并无奇致,但一种悠然之趣正随着画中高士背手远眺的举止,渐渐浸润观者的心脾,俯仰之间,“秋心”已远。
  石涛的画,不仅以他睥倪古今的创新精神与不拘一格的笔墨,更以他寄托深长的情怀,感动着古往今来的读者。在人类艺术史上,有些人生前轰雷贯耳,死后默默无闻;有些人则随着时间的推移,影响越来越深远广大,石涛即后者。他生前虽闻名于大江南北,然追随者不多,影响不大。百年之后,他的艺术却恩泽了整个扬州画派。又百余年后,海上画派风靡画坛,远远影响着它的仍是石涛。近百年里,画界人才辈出,杰出的人物如潘天寿、张大千、傅抱石、朱屺瞻、陆俨少等,亦都是他的推崇者和追随者,而学界对他的研究者更是遍及海内外,盛况可谓空前。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石涛艺术的影响将会更加深远广大,这是完全可以预期的。

黄山美学与中国山水画

黄山美学与中国山水画于志学

一、中国山水画的产生与发展与山川丘壑相连

中国山水画在漫长发展进程中不但表现了丰富的大自然,而且形成了中国人的自然观与独特的审美意识和完整的理论体系,从侧面、间接地反映了社会生活。中国山水画重“表现”略“再现”的美学观念,把天人之间的灵犀相通、天人合一看作创作的最高境界,正是中国哲学思想重“心”轻“物”的体现。黄山虽然是大自然形成的自然景观,但经过千百年来已经成为一种民族精神的象征,把中华民族文化的精髓和内涵融于自然之中,所以也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规定的自然和文化双重遗产。

中国山水画主要的功能就是表现“自然”,“自然”这一概念,在中国古典山水画中,是一个重要又富有哲学内涵的范畴。对于古典山水画来说,“自然”就是“道”,就是“真”,就是“生命”。“妙造自然”、“师法自然”无不说明“自然”这一概念在中国古典山水画中的本体地位。

“自然”在中国古典山水画美学中就是指“道”为法则达到的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和谐。这种哲学思想对后世人们创作和欣赏山水画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因此中国山水画诞生在东晋与道家玄学盛行有极密的联系。这一时期,老、庄之学大兴,无论是文学的诗歌领域,还是书画领域都把自然当作至美、至真的对象加以描述和表现。

中国古代的众多山水大家,都以大自然的崇山峻岭为题材,从中发展山水画的美学理念。荆浩的《笔记法》,就是他通过画大山后提炼出的表现自然山水的本体和生命感悟;张璪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美学命题也对审美意象作了高度的概括;张彦远提出的“妙悟自然,物我两忘”是对绘画欣赏心理的一种高度概括;郭熙的《林泉高致》提出画家要对自然山水作直接的多角度的审美观照。……这些都表明从古代开始,山水画必须以自然山水作为基础对象,主体的要求要以客体作为最高目的。这种流露是自觉的,是主客体在高度和谐统一状态下产生的。所以有了“吾师心,心师目,目师华山”,有了“搜尽奇峰打草稿”。所以中国古典山水画美学的特点就是强调人与自然的统一,强调人与自然同化。

二、黄山美学与山水画的关联

1、历代名家的黄山情结

黄山,作为“世界自然文化遗产名录”,不仅以雄奇、神秀的风景著名,还有极其深厚的文化渊源。因此,大旅行家徐霞客游遍天下名山,游过黄山后说“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民间也有“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之说。对于崇尚自然的中国山水画画家来说,黄山自然而然成为他们畅神卧游的心灵栖息地,黄山也自然成为培养艺术家的一个摇篮。正如有人评论说,“没有哪一座山如同黄山这样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画家”。

黄山虽然历史悠久,但因为古代没有被开发,只是和尚和道士的圣地,两座主峰也仅是富有登山经验的采药人才敢于攀援。因此直到明代普门和尚募捐开发黄山,此后游人渐多,尤其是画家开始寄情与黄山。黄山的雄姿灵秀,拔地极天,云山雾海以及与其它南方名山植物稀疏和石骨外露的山质不同之处,十分适合中国画“骨法用笔”的审美表现,可以使笔墨恣情于自然丘壑之中,形成了历史上的黄山画派。

以渐江为首的新安派是画黄山的一支劲旅。渐江的山水承袭倪瓒,但又与云林的山水不同,倪瓒侧重表现水,渐江注重描绘山;倪瓒多作平远之景,渐江多作高远之境。他的黄山代表作《黄山始信峰图》境界开阔,笔墨凝重,强调笔法,突出立骨,笔胜于墨,把山石的结构勾写成错落有致的几何图形,写出了他胸中伟峻、沉雄的丘壑。所以人称渐江画黄山得“黄山之质”。

石涛画黄山,是在康熙年间,他遵循旅庵告诫不可局限于孤陋寡闻,通过周游八极探索佛教哲理而来到宣城。黄山千变万化的奇松和怪石使他眼界一开,狂喜大叫,他把艺术家的主体能动性和客体自然情感交融在一起,提出“山川使予代山川而言也,山川脱胎于予也,予脱胎于山川也,搜尽奇峰打草稿也,山川与予神遇而迹也,所以终归之于大涤也。”正是这样的艺术主张,他画的黄山随机生发,丘壑磊落,率意挥洒,得意忘形,他画出了黄山造化之灵,人称石涛画黄山得“黄山之灵”。

梅清的艺术风格与石涛接近。梅清比石涛年长19岁,但在艺术交往中由他先影响石涛后转为反被石涛影响。数次的功名仕途的打击使他决心放弃登仕希望,寄情与山水之中。他所“居近天都,游览诸峰”,黄山的神奇美景技法了他艺术想象力,他的《天都峰图轴》、《黄山十九景图册》用奇诡、空灵充满动势之笔,表现出黄山山光云气的飘动,他心中的丘壑迥异常态,不拘于真境实景,具有幻化、夸张、虚空、松散奇秀的诗情画意,故人称梅清画黄山得的是“黄山之影”。

戴本孝的黄山之行与他和渐江的交往和艺术倾向的共识有关。他的《黄山图册》是60岁以前的代表作,画有始信峰、天都峰、莲花峰、文殊院等,他和渐江一样都喜欢用册页形式分别截取黄山各段不同景色加以描绘。他的《白龙潭图》以高远的构图方式画出远峰层峦叠嶂,近处潭水潺潺,崖壑之间,白云涌动。戴本孝的“黄山”努力表现出黄山的内在精神与自我性情的和谐统一。

现代名家画黄山无法回避黄宾虹的存在,他是黄山歙县人,不仅对新安画派和黄山画派极为推重,搜集和整理了《黄山画家源流考》等著作,而且在创作上对黄山有特殊的青睐。他有一印,文曰“黄山山中人”。他的《西海远眺》创作于三十年代,依稀可见前贤遗风,较之晚年的浑厚华滋另有不同,更富有灵性。

刘海粟的十上黄山历来被艺坛传为佳话,他在93岁高龄还不忘魂牵梦萦的黄山,视黄山为生命之山。他每去一次黄山,都有一次新的感悟,他说他的最优秀的作品都是黄山赐给的,他的黄山作品颇丰,从速写、素描、油画、中国画,大泼墨、大泼彩、中西技法相互渗透。《天都拥萃》是他87岁九上黄山所作,用比纵横恣意,以其激越的浪漫主义情调表现了他对自然之魂黄山的挚爱。

张大千的黄山,是在传统青绿山水的基础上吸收敦煌艺术精华,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和新意。“吾爱黄山看不足”的亚明也对黄山不能忘情,他的黄山有傅抱石的雄强奔放,有钱松岩的质拙厚重,也有宋文治的灵秀清通。在《黄山归来不看岳》中,他以淡墨画出了黄山的群峰之势和秀美柔媚的变化。此外李可染、赖少其等都有黄山题材的不凡之作。黄山作为一种中华民族崇高的精神象征,给人以振奋、激昂的情绪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源泉,对于山水画家来说,是一个永恒的课题。

2、黄山仍有山水画家可表现的空间

历代名家画黄山,画出了黄山春、夏、秋的精神和风骨,但十分遗憾的是没有画出黄山的冬天。这是因为过去由于自然条件的限制,人们在冬天上不了山,故而不可能表现黄山的冬天。我们说春夏秋冬是大自然赐给人类珍贵的礼物,可能是我对雪的偏爱,在我看来黄山的冬天是最美的,那是真正的人间仙境,那种玉树凌空、琼华烂漫、晶莹璀璨的美好景色如果不能用画笔表现出来,不仅是中国画家的遗憾,也是中国画的遗憾,同时也对不起大自然恩惠给我们华夏儿女的这块瑰宝。几十年的艺术时间,我对表现冰雪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语言和样式,我立志要把黄山冬天的美好景象反映出来,为中国画增添新的因素。

如何寻找在前人表现过的对象探索出自己的空间,我不会跟着别人的取材和构图的老路走,也不会照搬自己创造的表现北方的艺术语言符号,我要用自己审美的眼睛去探索表现黄山新的艺术语言。

历史上的名家画黄山,从渐江得黄山之质,石涛得黄山之灵、梅清得黄山之韵,到现代的大家画黄山,普遍得的都是黄山之秀,我根据自己的特点,通过南北不同地貌的对比,找出了自己的切入点。

为了研究黄山雪景,我多次上黄山,最令人惊心动魄的是在1998年春节,我为了考察黄山的冬景,在午夜途经铜陵长江大桥时,发生了交通事故,乘坐的汽车险些掉进了长江。为了能够表现好黄山,2004年起,我在黄山建立了“黄山于志学艺术园”,为我进一步研究黄山提供了便利条件。

我通过对黄山的树的研究,找出了黄山松和大兴安岭松树不同的规律和特点:大兴安岭的红松和杉松,多呈三角形,树梢为尖;黄山松则为平顶,造型如扇或伞。这是因为大兴安岭的松树生长密度小,树与树之间为争夺阳光,拼命往上长,树干笔挺,树梢尖,而黄山松大部分是孤松,没有竞争伙伴,生活空间宽阔,可以无拘无束自由向外生长,故成伞状。

对于黄山松的造型特点,如何用墨去表现,我经过不断实践总结出改变过去的用笔方法(过去画北方的雪松我是用自己创造的“倒锋用笔”的方法),中锋或侧锋用笔。

……

新濠国际,表现黄山是我近年艺术追求的一个新的目标,我早已立下了“十年画树,百年画山”的宏愿,在有生之年,我要完成表现黄山冰雪的夙愿。

黄山是一种资源,黄山是一种财富,我们如何能利用和开发这种资源和财富,使我们的文化事业、使中国画的发展有一个新的高度,这是我们这次黄山论坛的意义。

赴日本前

画家简介:

于志学,1935年生,吉林省抚余县人。1955年入哈尔滨春华美术学校学习,曾任黑龙江人民出版社美术编辑,黑龙江省画院副院长,现任黑龙江省画院名誉院长,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冰雪画研究会会长。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濠国际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黄山美学与中国山水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