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信札:从拍卖中挖掘文献价值

2019-05-10 12:40栏目:艺术

图片 1

 萧蔷

图片 2

日前,北京匡时拍卖公司宣布将于6月首次公开上拍一批“周作人与郑子瑜通信”。这则消息有如大石,投入近两年来充满争议的名人信札拍卖市场,击起阵阵涟漪。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而在如今的和平年代,却真有书信价值万金。日前上拍并以2.07亿元成交的曾巩《局事帖》信札全文仅124字,平均每个字的价格达到167万元。纵观近年来的信札拍场,并非只有古人笔墨价值连城,许多近现代文人墨客的书信也在上演着“一字千金”的传奇。

新加坡学者郑子瑜旧藏的这批学人手札,包括周作人1957年到1966年之间致郑子瑜信札84通,展现了周作人晚年的思想变化和生活处境;还有丰子恺致郑子瑜信札9通及俞平伯、吕叔湘、谢冰莹、吴小如、陈子善等致郑子瑜信札45通,亦有周作人为郑子瑜题写的书签等。匡时拍卖希望日后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这些信札的影印件,给学界留下参考资料。

  见信如见其人

业内人士认为,如果能将拍下的珍贵文献资料最大限度地服务于社会大众,作为文化遗产保存下来而不是私藏后被束之高阁,或许有助于解决两年来信札拍卖中出现的一些纠纷,让这个板块更加红火。

  古代文人信札皆为法帖

从配角到主角

  信札,又称书牍、手札、书札、书简等,其由古代尺牍演变而来。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有信札了,那时是在竹简或木片(牍)上书写的。到了东汉,书信随着造纸术的诞生而得以发展。魏晋时期,伴随着行书、草书的普及,信札的表意功能得以扩大和加强。

今年1月6日,在南京经典秋拍中国书画专场上,产生中国文人手稿拍卖最高成交纪录。茅盾的手稿《谈最近的短篇小说》经过44轮激烈竞价,以1050万元价格成交,加上15%佣金,最终成交额达1207.5万元。

  藏界对于信札的价值评定,有一条基本准则:名气越大,历史越久,信札内容越是关乎重大历史,其收藏价值就越高。由于文人信札具有史料、文献、文学、书法、文 物等多方面的价值,再加上“存世仅此一件”的孤品性质,文人信札历来都为收藏家所倚重。在信札中,一个人的书法水平、气质、性情都得到了最真实的反映,因 为书写者并没有想过要公开,所以写得很放松很随意。千百年来,中国的文人墨客和雅士常常利用书信来寄托自己的艺术理想,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因此,很多文 人书信不仅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还有着很高的观赏价值和收藏价值。

名人信札概念涵盖较宽,除了书信,还包括手稿和文辞,即便条、题签、随记、抄录等。

  收藏信札很大程度上也等同于收藏名家书法。中国历代书法名家的真迹,主 要都是通过信札流传下来并被后人奉为圭臬的。如中国书法史上第一件流传有绪的法帖墨迹——陆机手书的《平复帖》,便是一纸书信,它曾引得大收藏家张伯驹不 惜为其倾家荡产;三希堂珍藏的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王献之的《中秋帖》和王珣的《伯远帖》,也是书法大家的三张“便条”。

近十年来, 名人信札的价格一路高涨。2012年,朱自清的楷书七言诗札以161万元成交;赵之谦的信札九通拍得120.75万元;赵孟頫信札十通以299万元拍出。北京匡时拍出2.16亿元的“过云楼”之后,名人信札成为古籍善本市场不可或缺的主要门类。

  近现代名 家书信也多是不错的书法作品。比如鲁迅书信,其可从三个方面分析:学识、风骨、实践。鲁迅喜收集汉、魏、六朝碑刻,广博的视野,过人的学养,造就了他简穆 古朴的书风。鲁迅用传统的毛笔,写世态炎凉,阅人间沧桑,析人析己,同时,他也用毛笔书写一个传统的艺术世界;而陈独秀具则有艺术气质,其文章激情澎湃, 书法行云流水,深得怀素草书真谛,用笔自如,结字准确,气势恢宏;文学家胡适书信的特征是文雅、含蓄、隽永、流畅,无雕琢气、造作气、浮躁气和江湖气。胡 适的字很早就在拍卖市场上走强,像楷书朱晦翁语,成交价就达到了10.2万港元。

国内名人信札最早拍卖始于1994年,当年翰海秋拍上一册15通徐悲鸿行书信札,估价10万元,每通平均6000多元,结果流拍。2004年,翰海3通徐悲鸿信札拍出24.2万元,每通平均8万元。

  每一通文人信札都是历史的孤本。艺术家可能会多次重复创作同一题材的作品,但不可能重复写同一封信。同时,信札一般不会轻易拿出来送人或拍卖,作者本人及其家属在处理信札时,大多首选国家级收藏机构,由此流入收藏市场的名人信札数量极少。

名人信札只言片语价值千金。2005年秋拍,郁达夫致王映霞的8封情书“我很真心,我简直可以为你而死”以34万元高价成交。钱钟书致吴祖光信札,一张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的便笺,不到10行字,真实记录了钱氏夫妇与吴氏夫妇的惺惺相惜,几行小字最终以2.3万元成交。2010年嘉德秋拍,齐白石嘱托叶恭绰将卖画所得“三百二十四圆七角”汇入他的中国银行(601988,股吧)账户的书札,以33.6万元拍出。

  文人书信暗藏史料

5年来 ,名人信札价格每年至少以30%的幅度攀升。业界认为,艺术品拍卖市场遇冷,名人书札类拍品增长依然强劲,说明市场对兼具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的书札价值有更充分的认识 。

  众多拍卖行“无信不成席”

目前名人信札的收藏,热在近现代名人。郁达夫、梁启超、周作人的信札价格已远超同期书法大家。

  文 人信札在国际拍卖市场上早已形成气候,而国内信札拍卖起步较晚,大约始于1994年。当年翰海秋拍中有一册15通的徐悲鸿行书信札,估价10万元,平均下 来一通是6000多元,但最终还是流拍了。而在10年之后的2004年,同样是翰海拍卖会,同样的10万元估价,仅3通的徐悲鸿信札就以24.2万元拍 出,平均每通8万元,升值幅度达到10年前的10倍之多。

信札藏家认为,名人书法与名人信札不能相提并论,书法只有观赏价值,而信札则是名人无意为之的“小品”,发乎情而止于书,是作者才情与性情的双重记载。在名人信札中,如果书写者既是名人,又是书法家,其信札则是绝品。中国书法史上流传下来的经典作品中,有很多书信,如王羲之的《丧乱帖》与陆机的《平复帖》。

  据不完全统计,近10年间,文人信札价格每年至少以30%的幅度攀升。有的文人信札已从原来的几万元飙升到现在的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随着更多资本的进入,大大小小的拍卖行也瞅准了时机,纷纷介入,每次拍卖会均征集大量信札,大有“无信不成席”之势。

去年树人,今年作人

  在 2005年嘉德秋拍上,郁达夫致王映霞的8封情书又以34万元高价成交。2009年的嘉德春拍上,陈独秀、梁启超、徐志摩等致胡适的一批信件,创下 744.8万元成交价的纪录,引起了较大轰动。2010年嘉德秋拍,齐白石嘱托叶恭绰将卖画所得“三百二十四圆七角”汇入他的中国银行账户的书札,以 33.6万元拍出。2011年6月7日,“徐悲鸿揭发刘海粟汉奸罪名信札”现身匡时春拍,以185万元的净价成交,算上15%的手续费,手札总共拍出 212.75万元。

近几年名人信札类的拍品市场行情走高,去年嘉德春拍上,鲁迅手书《古小说钩沈》手稿拍出690万元高价,该手稿为周作人收藏,1961年以此页赠鲍耀明,并题记,算作周氏兄弟合璧之作。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濠国际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名人信札:从拍卖中挖掘文献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