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瑞安飞云养殖蚂蟥致富

2019-05-10 12:30栏目:农植业

图片 1

图片 2

飞云街道马头村靠近新56省道的一座养殖场里,一条条黑色的水蛭绵软地依附在泡沫塑料上,有些细如绣花针,有些粗大成团。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些水蛭令人望而却步,可对于飞云马头村的水蛭养殖户应志州来说,它们可是致富的“软黄金”。

蚂蟥也叫水蛭,提起它,不少人会头皮发麻,单单是它那软塌塌、滑溜溜的身子,就让人讨厌,更别说被它叮上了。可有个温岭人偏偏养起了蚂蟥,还给他带来了丰厚的“钱景”。

从2013年听闻水蛭的药用价值和经济价值后,应志州便一心扑在水蛭养殖上。去年,他成立瑞安首家养殖水蛭的合作社——瑞安宏洲水蛭养殖专业合作社,今年更是培育了300多万条水蛭苗。昨日,应志州一边给水蛭喂食,一边滔滔不绝地讲述他与水蛭的故事。

张正才,温岭久丰药材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去年,他的蚂蟥养殖基地还在箬横,面积不过20亩。今年,张正才扩大了养殖规模。

历时6个月实地考察,建起瑞安首家水蛭养殖合作社

张正才:“以前养第一年就几亩,去年20多亩,今年是170亩。”

记者见到应志州时,他正从水桶里舀出一勺勺螺蛳,往水蛭培育池里洒去。他说:“水蛭最爱吃螺蛳,我要把它们养得肥肥胖胖,成长为青龄苗后,就可以移到精养池,最后吊干(即制成干制品),用于医药行业。”

张正才说,由于人工养殖蚂蟥在国内刚刚起步,上规模的蚂蟥养殖场不多,再加上野生资源日益减少,已经远远不能满足用药需求,货源奇缺。而这几年蚂蟥的价格一涨再涨,去年一公斤蚂蟥干品卖1020元,今年涨到了1250元,一斤蚂蟥的价格涨了近20%。

培育池内的泡沫塑料上,一条条水蛭扭动着。记者下意识停下脚步不敢走近,脑海里浮现的是水蛭吸血的画面。应志州说,他养的水蛭一般不吸血,主要以螺、蚌等软体动物的体液为食。

张正才:“这个商机是很好的。那有什么作用?这个药用价值是很高的,现在市场上面这个是很紧缺的。”

眼前的应志州皮肤黝黑,脸上挂着一颗颗汗珠,一副地道的农民模样。谁能想到,养水蛭之前,他从未下过农田,也没接触过养殖业。

张正才养的蚂蟥叫宽体金钱蛭。据了解,目前分布在我国境内的水蛭有70多种,其中有3种最具药用价值,分别是日本水蛭、柳叶水蛭和宽体金钱水蛭,而宽体金钱蛭就是三者之中个头最大、也最值钱的。

他与水蛭的故事始于2013年。当时,他在医院负责维修机械,有一次,一位医生对他说水蛭药用价值很高,市场需求量很大,导致市场价格也高。

张正才:“这个种都是我们自己弄的。这个是金钱蛭,这个种数是很多的,我们现在养的基本上都是金钱蛭一种,它繁殖快,好养。”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医生的话让应志州萌生了养殖水蛭的念头。他在网络上搜索关于水蛭的各种信息,逐渐发现这是一条致富道路,于是下定决心干一场。去年3月份,他陆续走访了山东、江苏、安徽等地的水蛭养殖场。用他的话说,“连续6个月,我不是在水蛭养殖场,就是去养殖场的路上,光住宿费、交通费就用了20多万元”。

张正才采用的是网箱养殖法,不仅将蚂蟥圈养起来,带小孔的箱避也让蚂蟥的吸盘没了用武之地,有效防止了它们“出墙”。现在在张正才的养殖场里,每亩有蚂蟥11万条至12万条。

功夫不负有心人,到各家养殖场取经不仅丰富了他的水蛭养殖知识,也让他结识了湖南籍水蛭养殖能手谭立元。眼下,谭立元在瑞安宏洲水蛭养殖专业合作社担任技术指导。

张正才:“像我们自己孵化出来的蚂蟥,存活率很高,达到90%以上。基本上清明前后开始孵化种苗,一直到现在下半年割稻的时候就可以收成了,一般是吃螺蛳,基本上螺蛳就可以了,一只蚂蟥三天吃一个螺蛳。”

去年10月份,应志州通过各种渠道,筹措380多万元,在飞云马头村成立合作社,占地面积40多亩,踌躇满志地开始了水蛭养殖事业。据了解,今年3月份,合作社培育了300多万条小苗,成活率达50%,今年10月份可吊干,预计产值200多万元。

现在张正才除了销售蚂蟥干品,他也自己培育蚂蟥苗销售给养殖户。今年温岭就有养殖户向他购买了蚂蟥苗,且价格比往年贵了不少。

在不断摸索中吸取经验,小水蛭不吸血只“吸金”

张正才:“销路没问题,基本上专门有人收购的。效益怎么样? 效益还可以。”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濠国际发布于农植业,转载请注明出处:浙江瑞安飞云养殖蚂蟥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