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临漳邺城遗址将建成古代都城研究基地

2019-05-10 12:09栏目:历史

  

郭济桥介绍,这是我国发现的唯一一处东魏、北齐时期的方形木造塔的塔基遗址。2002年邺城考古队对该塔基及周边区域进行发掘,发现它是一个以方塔为中心的大型寺院遗址,占地约19万平方米。“它的位置接近朱明门大道的南延长线,暗示该寺院等级较高,推测应为北朝时期邺城的皇家寺院。该遗址被评为2002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

  

要说在全社会引起轰动的惊艳之作,当属北吴庄佛教造像埋藏坑的考古发掘。2012年春节,在邺南城城东大约3.5公里的北吴庄附近一座埋葬坑内,邺城考古队一次性发现了2895件残损的佛教造像,其精美程度和数量之多都开创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佛教考古之最。“这批佛像有着明显的人为毁损的痕迹,并且可以看出是被杂乱无章地埋葬起来的。这批佛教造像的雕刻工艺精湛,多数保留有贴金、彩绘,形象生动逼真、惟妙惟肖。”郭济桥说。

  

古都;邺城;沉睡;高台;博物馆

燕赵都市报讯(通讯员李海波 白红玉 记者陈正)考古挖掘发现,在中国城建史上首开“中轴对称、功能分区、单一宫城”的古代邺城,开创了“先规划、后建设”的城建模式,具有里程碑意义。记者从河北临漳县获悉,按照已经通过文物部门审批的《邺城遗址保护规划》,邺城遗址将建成古代都城研究基地。

相对于铜雀台的闻名天下,它所在的邺城可能一般人知之甚少,而在古都研究的学术界,邺城却被誉为“中国古代都城建设之典范”。

  据专家介绍,已发掘出来的朱明门是邺城中轴线平面布局的起点,它的发现使城内主要建筑大体定位。从邺城整个建设布局来看,宫城与外城明确区分,有明显的中轴对称线,形成市南宫北、宫民不参的棋盘式规划格局,使统治阶级与一般居民严格分开。这种规划手法对唐代长安城、明代北京、日本的平城京(今日本奈良)等都城布局有很大影响。

“邺北城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先规划后建设的都城,其单一宫城制度、中轴对称城市格局、明确的功能分区布局,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省文物研究所副研究员、邺城考古队副队长郭济桥介绍说,邺城的规划建设影响了隋唐的长安城、洛阳城,以及元、明、清三代的北京城,并对六、七世纪朝鲜的开城和日本的藤原京、平城京等城市规划建设产生了重要影响。

 

从邺城博物馆出来,沿着乡间道路一路向南,笔者在邺镇村的南面看到了与邺城命运纠葛在一起的漳河,却没有看到滚滚的漳河水。大片麦田占了河道的大部分,中间只剩下一条狭窄、干涸的河床。千百年泛滥的漳河把邺城全部掩埋在了黄土之下,而如今的漳河却因为上游修建的岳城水库,以及城市和工农业用水剧增,在这一带长期断流,几已名存实亡。

  

说到三台的军事用途,就不能不提金凤台下面的转军洞。黄浩说,当年转军洞规模相当宏大,从邺城向西可一直通到磁县讲武城。曹操建转军洞的目的除了为自身安全考虑,还有就是出于军事需要。一旦发生战争,可以把军队从城外秘密调到城内,加强防御,也可以把城内的军队潜出城外,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敌人的后方,形成内外夹击之势。

  

阡陌遗址:

  长期从事古邺城文物考古研究的临漳县文管所所长王福生介绍,作为中国都城建设史上的典范,邺城在城市框架设计、功能布局划分和建筑风格上,前承秦汉,后启隋唐,其创新不但对之后古代都城如长安、洛阳乃至元明清时代的北京城建设产生过深远影响,而且还为古代日本、韩国不少都城建设所借鉴。

在文昌阁前面,有两块石碑。一块刻着“三国故地 六朝古都”,另一块刻的就是“中国古代都城建设之典范”。付天峰介绍,2011年12月,“中国·临漳邺都文化高峰论坛暨2011中国古都学会年会”在临漳举行。年会命名临漳县为“三国故地 六朝古都”,同时确认邺城为“中国古代都城建设之典范”。

  

拾阶而上,看到高台上有建安风骨展室、沙盘展室、文物展室等十多间仿古建筑。穿过去,北面是很大一片空地,至此视野开阔,终于有了一种登临高台的感觉。向西,隔着一片农田菜地,不远处就是京港澳高速;向东是一片民居连绵的村庄;向北则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

  据史料记载,邺城分邺北城和邺南城,两城南北衔接,大体呈“日”字形结构。邺北城东西7里,南北5里,周设7门。考古实2米-3米,城门门道宽20米-25米,道路宽17米。城内以东西大道为轴,以北是行政区域,宫城设在城北部中央,宫北有后苑;以南是坊(即商业区和居民区),据史书记载,居民区分设里坊,有思忠、永平、吉阳、长寿四个里(实际上可能还要多些),坊里间曾设三个集市进行贸易。邺南城东西6里,南北8里60步。经考古发掘实测东西2800米,南北3460米,稍小于文献记载。

曹操拴马桩的故事难以考证,但临漳有关部门曾请园林专家进行鉴定,确认为汉柏,至今有一千八百多年。古柏足有20多米高,树干需五人合抱,如今依然枝繁叶茂,静静见证着邺城的沧桑变化。

 

就在这一区域,还有一处古邺城的代表性遗存。古柏东南的一片麦田和菜地中间,有一处高出地面4米多的土堆,上面长满了小灌木和杂草。这个不显眼的地方,就是邺南城唯一残存于地面之上的夯土层——邺南城佛寺塔基遗址。

  自1983年10月,中国社科院考古所、河北省文物研究所联合组成邺城考古队进驻邺城,开始了全面的考古钻探发掘工作。近三十年来,考古人员进行了大量考古发掘,一个完整清晰的古邺城逐渐从枯燥的史书文字变为地面的形象,展现在了世人面前。

邺城在北齐时达到鼎盛,随着北齐的灭亡,邺城的命运也急转直下。先是北周灭佛运动对繁盛的佛寺建筑大肆破坏。随后,隋朝开国皇帝杨坚在建国之前,剿灭了以邺城为基地的“造反者”尉迟迥,并下令焚烧邺城,以绝后患。邺城的繁华命运从此终结,再未重生。一千多年后,整个邺城几乎全部掩埋在漫漫黄土之下,变成了文物考古的宝库。

 

“邺城遗址是目前全国唯一没有被压在大城市底下的都城遗址,城建基址保存完好,特别易于考古发掘和展示。”郭济桥介绍,中科院考古所和省文研所联合组成的邺城考古队已经在邺城工作了32年,期间有多次重大考古发现。

  邺城遗址位于河北临漳县漳河北岸的邺镇、三台村一带。从春秋齐桓公始筑,至今已有近2700年历史。公元前439年,魏文侯封邺,成为魏国的陪都。公元前446年西门豹任邺令,他治漳河水患,发展农业,使邺城成为当时魏国北部富庶之地和战略屏障。自曹操占据邺城后,兴霸业,筑三台,在邺城建设中按王都的建设规模形式设计和规划,很有创见性和独特性。

在离朱明门不远处,笔者看到了在当地被称为“曹魏古柏”的千年柏树。古柏园的义务管理员、80岁的张书田老人说:“曹操当时在这儿附近修建了南校场和玄武池,每次来此阅兵,便将马拴在这棵柏树上,所以这树也叫曹操拴马桩。”

新濠国际,继续向南,李延亮指着路边麦田里的一个土堆告诉笔者,那里就是邺南城正南门朱明门所在的位置。“邺城博物馆也是仿造朱明门的模型建造的。”

历史的变故、漳河水的泛滥,让已经埋没在农田和村庄地下的邺城变得那么陌生。但因为有杜牧“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的千古名句,有《三国演义》诸葛亮巧改曹植《铜雀台赋》激出周瑜抗曹决心的经典故事,邺城的地标建筑——铜雀台,千百年来盛名不衰,成为一张独特文化名片。

从转军洞穿过,已经到了金凤台的西北角,看到了金凤台最初的夯土层。据说曹魏修金凤台的土料是从山西运来的砾土,筑台时用米汤将砾土搅拌,每12公分夯一层,这样一层一层地夯上去,所以经过近两千年的风吹日晒、雨水冲刷,还能很好地保存下来。“这些夯土弥足珍贵,为了保护好曹魏遗迹,2009年国家文物局投资100万元对金凤台西侧的夯土进行了加固处理。”付天峰说。

“曹操怎么会选这里建王都呢?这需要提到历史上另一个著名的故事,就是‘西门豹投巫治邺’。”李延亮介绍,战国时期,西门豹任邺令,不但破除“河伯娶亲”迷信,还发动百姓在漳河周围开凿十二渠,引水灌溉农田,使邺城成为当时的富庶之区,发展成魏国陪都。东汉末年,邺城成为冀州牧袁绍的驻地,管辖冀、并、青、幽四州。官渡之战,曹操占据邺城,开始营造王都。

从文昌阁下的拱形门洞穿过,可以看到一排向上的台阶,直通高台之上。这个高台就是当年金凤台的遗存,历经1000多年历史变迁、泛滥的漳河水无情冲刷,夯土而成的台基如今还有南北长120米、东西宽80米的规模,堪称奇迹。

付天峰说,金凤台遗址就在文昌阁的后面,现在地表之上有12米高,地表之下大约还埋着9米。如果是在当年,这座两层高的文昌阁可是挡不住的。据记载,东汉建安十八年金凤台初建成时,名为金虎台,高八丈,台上有屋138间。东晋十六国的后赵石虎建都邺城时,又将三台加高修饰,比初建时更宏伟。为避其名讳,改金虎台为金凤台,并在台顶加装了金凤凰。

开启邺城辉煌历史的无疑是曹操。为“挟天子以令诸侯”,曹操把汉献帝迎到许都,他却在邺城以天子的名义发号施令。邺城在当时虽然只是一个王都,但是发令的地方,是当时曹魏实际上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这也为随后十六国时期的后赵、冉魏、前燕以此为都城奠定了基础。

“除了杨坚焚城、迁民的影响以外,曾经成就了邺城富庶的漳河,在之后因为难于管理,多次泛滥、改道,成为了埋葬邺城的大自然推手。”黄浩说,邺城作为六朝都城时,漳河在邺城北边流过,而之后在邺城遗址南北来回“摆动”,近两百年才把河道稳定在邺北城和邺南城遗址中间,这才有了河道里冲出被埋藏城门的考古发现。

邺南城是东魏时期所建。从沙盘可以看出,南城紧靠北城,二者合而为一,北城南墙即南城北墙,这也是中国历代古都所仅见。邺南城继承了邺北城的中轴对称、棋盘式格局等特点,并且有所发展。到北齐时邺南城又进行了改建和扩建,使它无论在规模上还是在装饰、形式上都大大超越了前朝的北城,成为历史上的一代名都。

参观中,笔者还看到了一个与金凤台下转军洞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潜伏城门模型。与一般城门不同,它是建在城墙下面的斜坡通道,城内高城外低,城外出口开在一条战壕里。郭济桥介绍,1996年8月临漳连续下了几天大雨,在漳河大桥以东400多米远的河滩上,发现了一处被大水冲露出来的古建筑,经邺城考古队发掘发现,它就建在邺北城南城墙的下面,为十六国时期修筑,是为埋伏奇兵、实施突然袭击而专用的。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濠国际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河北临漳邺城遗址将建成古代都城研究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