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界大咖纵论古蜀文明:中华文明的宝库 世界

2019-05-10 12:28栏目:历史

原标题:3700年前的一次异族迁入,造就了三星堆奇特的青铜文化

30多年前,三星堆祭祀坑的出土,令古蜀文明“一醒天下惊”。高大的青铜立人、纵目人像、充满想象力的青铜神树,让人惊叹它们的神秘和瑰丽。伴随着金沙遗址、宝墩遗址等考古发掘,古蜀文明的脉络也渐渐清晰。10月22日,第二届中国考古学大会在成都召开,本报特邀与会大咖纵论古蜀文明。专家们一致认为,古蜀文明从未孤立存在,她是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样是世界青铜文明的耀眼明珠。古蜀文明丰富的内涵,令它成为中华文明的宝库之一。□本报记者 吴晓铃古蜀文明从未孤立存在 记者:在整个中华文明的版图中,独具特色的古蜀文明有怎样的地位? 王巍:在整个中华文明体系中,古蜀文明肯定是最有特色、最耀眼的文明之一。我们一说到它,马上就能联想到青铜立人、神树还有太阳神鸟,这是其它区域所没有的。在学术界举证中华文明多样性的时候,就往往说到古蜀文明,尤其要提到丰富多彩的造像传统,以三星堆为代表的古蜀文明所创造的青铜神像是中国先秦时期最有特色的造型艺术之一,凡是看过三星堆岀土青铜器的无不为古蜀灿烂青铜文明所震撼。前些年,我在美国、日本等国家,都碰到过三星堆的展览,场面十分轰动。除了造型艺术,古蜀文明还包括了丰富的原始宗教信仰的文化,所以它是座宝库,很有特色。 从目前的考古材料来看,已经有很多可以证明古蜀文明和夏商时期的中原文明以及长江中下游文明有着密切的联系。比如,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容器,有的造型和中原的形态非常相似。这些青铜容器最早在中原萌生、形成,用来彰显王的身份或者宗教礼仪,在古蜀地区同样也借鉴了过来,这是古蜀文明开放性的体现。 赵辉:实际上我们追溯古蜀文明的起源,就可以看出它和其它地区的文化存在紧密联系。大约在新石器时代晚期,以马家窑文化为主的周围的文化就从四川盆地西北部进来;另一方面,长江中游的文化也从三峡溯源而上,对这里产生了影响。目前考古已经证实,宝墩遗址的筑城方式与良渚、石家河古城相似。三星堆、金沙的青铜器、玉器的制作技术,与中原等地相似。三星堆陶盉等器形,应源于黄河流域。正是文化的多源和融合滋养了后来古蜀文明的发展与辉煌。 邓聪:2007年我有幸参与了金沙遗址玉器工艺学系统的研究,主要以玉器中的牙璋为讨论核心。从三星堆和金沙出土玉器的形态,同样可以看出与中原或者长江中下游文明之间的关系。比如,在金沙遗址出土过一件和良渚相似的精美玉器——十节玉琮,即使我在江苏、浙江或上海,也没看到制作这么精美、玉料这么好的玉琮。这样一件玉琮为何会出现在成都平原?背后一定存在经济和文化的交流。夏代晚期最重要遗迹——河南二里头遗址出土的玉器,和金沙、三星堆的玉器存在相似的文化面貌。不仅如此,三星堆、金沙遗址出土的玉璋,不仅上承二里头遗风,还往南再向东南亚大陆扩散,目前越南冯原出土的玉璋,就和金沙遗址出土玉璋十分相似。加大发掘保护争取早日申遗 记者:在古蜀文明保护和传承中,未来我们还应该在哪些方面着力? 徐光冀:最近几年,三星堆、金沙、宝墩遗址等的发掘,都取得了重大收获,未来,这些地方的考古都还要继续,解决许多困扰学界也是大众关心的问题。比如,三星堆创造了如此辉煌的青铜文明,但是它的铜矿来自哪里?铸造的作坊在哪里?目前这些都要通过持续的考古发掘才能解决。此外,三星堆文化为何突然消亡?为何金沙文化在成都平原的另一处崛起?至今仍没有公认的答案。对于金沙遗址来说,它的范围肯定比我们现在知道的要大,应该扩大发掘范围,可能对金沙的认识会更清楚。至于新津宝墩古城,则应该继续寻找城市的布局,找到道路和城门或者面积更大的宫殿区域。只有发现更多的遗存,才能说明这个城在成都平原的重要性。 另外,古蜀文明已经被证实并非孤立存在,但是它从源头如何来到成都平原,能否勾勒更清晰的路径,同样需要大量的工作。对古蜀文明的研究,未来可以考古为主,与自然科学、民族学等多学科合作,提高研究水平。

导读:三星堆文化因其奇特的文物特征而被很多人熟知,其实三星堆文化的这些奇异的文物并不是”天外之物“,三星堆文化的来龙去脉,也许就藏在巴蜀周边的新石器文化当中。3700年前东方的石家河文化衰落,而此后的三星堆文化,则明显观察到外来文化的影响。

听说四川要启动古蜀文明研究工程,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大事,我们期待有新的成果来更好地诠释巴蜀文化,了解巴蜀文化在中华文化构建过程中发挥的重要作用。

三星堆在中国历史中的位置

王巍:对古蜀文明的研究和传承,我们很高兴地得知,四川省委、省政府有一系列的方案。中国考古学会也可以通过我们的渠道向世界发声,介绍古蜀文明的辉煌以及丰富内涵。我个人认为,以三星堆、金沙遗址为代表的古蜀文明遗址,早就应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现在国家对申遗项目也有相应指示,要有利于弘扬中华文明,有利于向世界证明我们的文明史,等等,所以像良渚、三星堆这些遗址,都应该是我国排在最前面的申遗项目。 但是对古蜀文明的认知,仍然还要继续通过考古进行,尤其以宝墩为代表的成都平原史前城址的发掘。以前我们认为三星堆好像是突然出现的,在此以前成都平原人口稀少,相对落后。但是宝墩古城的考古,却让我们发现它居然是同一时期中国规模最大的都邑之一,所以对三星堆以前的成都平原历史文化高度,应该作重新的认识。至于古蜀文明的传承,目前四川有做得很不错的一些方面。比如,金沙遗址不仅保护下来,还建成博物馆,太阳神鸟还成为中国文化遗产的标志。博物馆的展陈,也做得特别贴近大众,“让文物活起来”始终是考古人追求的主要目标之一。

三星堆遗址是位于巴蜀地区的新石器文化,其时间距今3000到4800年,需要了解的是,三星堆的前一千年原始,还没有形成自己的文化,一直到3800年前左右,三星堆出土了二里头文化(二期)风格的器物开始,三星堆文化才确立,而所谓的“三星堆青铜文明”,其实仅见于三星堆晚期的两座器物坑,绝对年代约公元前1250-前1050年,这已是二里头文化结束后至少300多年以后商朝晚期的事儿了。所以,三星堆的文化的存在时间,就相当于中原王朝的商朝前后。

  • 简单梳理三星堆的”一生“: 早期:相当于二里头文化晚期至二里岗文化期(夏商之交);
    • 中期:相当于殷墟文化早期(商早期);
    • 晚期:相当于殷墟文化晚期至西周早期(商周之交)

图片 1 三星堆青铜文化,《古蜀文明》,郭蓉华绘

​东方而来的石家河文化严重影响三星堆文化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濠国际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考古界大咖纵论古蜀文明:中华文明的宝库 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