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辛庄遗址:见证商代文化融合

2019-05-10 12:17栏目:历史

  然而,更吸引人的是一批规格较高或者有浓郁本地特色的器物,它们不仅暗示了商王朝曾经在此地经略东方的历史,也给人们提供了

[本站讯]2003年3月,山东大学考古系在山东济南大辛庄遗址进行考古发掘的过程中,在商代晚期的文化层中发现甲骨。现已清理出有字卜甲8片。大辛庄遗址是一处位于山东济南历城区王舍人镇的商代遗址。该遗址发现于30年代,50年代以来山东省文物管理部门和山东大学历史系等先后多次对该遗址进行调查和勘探。从历年调查和试掘出土的青铜器、玉器、陶器等遗物判断,该遗址是一处集居址、手工业作坊和墓地于一体的大型商代遗址,在商代考古,尤其是东方地区商代考古中占有重要地位。1977年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此次发掘区位于遗址的东南部,甲骨文集中出自于商代晚期的文化层中。现已清理出有字卜甲8片,其中的4片可拼合成为有25字的一版,由兆辞、兆数和前辞组成。据专家初步研究,其内容是对某位“母”进行祭祀占卜的记录,不论是甲骨修整、钻凿形态,还是字形、文法,都应与安阳殷墟卜辞属于同一系统。根据出土层次、文字特征和其他资料的综合分析,大辛庄甲骨文的年代应不晚于殷墟文化三期,距今约3200年。商代甲骨文过去只出土于安阳殷墟和郑州商代都城遗址,其中后者属于习科。大辛庄遗址出土的甲骨文是殷墟以外首次发现的商代卜辞。由此可以推断,大辛庄遗址可能是商王朝在东方的一处中心性的聚落,很可能是一处方国都邑。这一发现不仅为商代甲骨文研究开辟了新的视野,而且对于认识商王朝与周边地区的关系,探索商代的政治制度和社会组织,提供了重要的资料。]

曲折的发现与发掘

  如果追溯大辛庄遗址的最早发现,会找到两个不同的版本,而这两个版本分别来自一个外国人和一个中国人。

  英国人Frederick Sequier D rake,中文名叫林仰山。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他曾经对胶济铁路济南至周村段做了多次考古调查,发现了一批重要遗址,大辛庄遗址就是其中之一。此后,他于1939年、1940年发表了两篇关于大辛庄遗址的调查报告。在报告中,他提到自己最早获知大辛庄出土文物的消息是1935年春季。次年冬,他率学生前来调查实习。并在随后几年中,陆续收购了一些文物,并最终引起了学术界的注意。

  而根据村民的说法,遗址的最早发现者应该是当地农民王书田。1935年深秋,王书田从村东南的蝎子沟拉土垫圈。他在拉回家的土中无意中发现了一些骨质和铜制的箭头。这一收获,惊动了全村,很多人都去挖宝,有一次因为土洞塌陷,差点出人命,盗挖风潮才渐平。王书田曾经将手头的东西委托济南东门河清酱园老板牛星三代为出售,但没有结果。后来,又通过他的姨夫——在徐世昌门下任职的杨厚斋带至天津,卖给了一些公私收藏者。而现在,这些文物大多已经无从寻找。如今,王书田已过世,但这一切都得到了他妹妹王英田的证实。

  对这一遗址进行科学、系统的发掘,是新中国成立之后。

  1952年和1953年,山东省文管会调查大辛庄遗址,发现少量甲骨,其中有龟背甲。

  1955年冬,山东省文物管理处对大辛庄遗址进行勘察,明确了遗址中心大约以“蝎子沟”为南北中线,文化堆积主要分布在沟的东西两岸,重点保护面积约10万余平方米。同时又出土了白陶和数量多达85片的甲骨。

  1958年冬,山东省文物管理处再次对遗址进行钻探和试掘,确定遗址总面积约为30万平方米,并有10片甲骨新出土。

  1984年秋,山东大学考古专业在大辛庄遗址又发现陶器、蚌器、骨角器、青铜器等大量文物。

  2003年3月,在大辛庄考古中,研究人员又有了重要发现,一批甲骨文出土。这次甲骨文的出土,是继河南安阳殷墟、郑州二里冈发现商卜辞以来,在两地以外出土商卜辞的第三个地点。

  今年3月至6月的发掘活动,出土的一些高规格的文物,更是证明了这里曾经是商代“东部军官总司令”的领地。

丰硕的成果与未解的问题

  从大辛庄遗址七八十年的陆续发掘过程中来看,惊喜不断,问题也不断。

  大辛庄遗址从林仰山发现开始,为学术界所知。但最初人们认识的还只是一个商代遗址,年代跨越商代前期后段至商代后期,绝对年代大约在距今3400年至3000年之间。随着调查的逐步深入,更多的出土文物证实了这是一个山东古文化的“数据宝库”。

  就目前的发掘来看,除了商代遗址这个主要堆积之外,还有龙山文化、东周和汉三个时期的堆积。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刘绪教授提出一个大胆的设想:大辛庄遗址目前发现的均为商代及以后遗迹,有没有可能进入周代初年?他建议考古人员找找有没有西周早期的东西。可能,这是一个有着顽强生命力和延续性的文化。但是这个链条上的很多断点,使研究依然阻力重重。

  在日前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一个铜鼎和铜钺最吸引人们的目光,原因不仅是造型优美、规格较大,更重要的是使用它们的主人的尊贵身份。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博导、“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李伯谦在会上说:“此次在大辛庄139号墓发现的通高60厘米铜鼎等一批重要遗物,是我国商代考古尤其是商代前期考古取得的突破性发现。在40多万平方米的区域中,有高规格的建筑和发现,使人们对大辛庄遗址的认识越来越清晰,应为当时商朝在东方的重要基地,其墓主人‘不是一把手就是二把手’”。

  对于这个“军事长官”阶层定位是没有问题,但同时也要考虑,他是当时的商王派来管理东方的,还是“商化”严重的本地土著上层?能否对这一问题做出正确解答,关系着商文化与地方文化相互融合的具体形态和表现。也就是:商人势力向东发展时,怎么和当地的部落相融合,而不是彻底排斥原住民?这是一个更难以解答的问题。

新濠国际,  大辛庄遗址出土的甲骨文数量不多,其中有7片刻有文辞,共34字。本次考古活动的领队,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方辉教授在评论这些甲骨文时说:“商代甲骨文的发现无疑是此次发掘最为重要的收获,尤其是经拼合后最大的一片龟腹甲,记述了当地统治者卜问‘御祭’、‘温祭’、和‘徙’(出行)方面的内容,传递了武丁时期殷墟以外商代地方贵族祭祀和日常活动的文字信息。”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濠国际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大辛庄遗址:见证商代文化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