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是甲骨文发现120周年 《甲骨文大系》正编撰

2019-05-10 12:16栏目:历史

  黄天树教授率领的首都师范大学学术团队长期致力于甲骨的缀合研究,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由于相关学术论文散见于各种书刊和互联网中,寻觅颇为不便。此次将缀合成果凡326组汇为《甲骨拼合集》出版,使学者能夠及时方便地集中利用这些缀合成果。

      虽然在公众眼里,甲骨文研究有些冷门,但一直以来它都有着自己的学术传承。从1899年发现至今,一代又一代学者沉醉其中,尝试“拼图猜谜游戏”。首都师范大学甲骨文研究中心就有一支这样的队伍。

  《甲骨拼合集》由“缀合图版”、“说明与考释”和“附录”三部份组成。缀合甲骨按照流水号统一编号,以作者顺序编排,每位作者之下再按缀合文章发表时间先后排序。“缀合图版”部分同时出具拓本和摹本。“说明与考释”部分并非一人一时所写,体例未能完全统一,收入本书时,除了技术性修改以外,尽量保持原貌。“附录”部分包括:附录一、殷墟龟腹甲形态研究(黄天树);附录二、关于卜骨的左右问题(黄天树);附录三、甲骨形态学(黄天树);附录四、《甲骨文合集》同文表(李爱辉);附录五、《甲骨拼合集》索引表(莫伯峰、王子扬);附录六、2004—2010年甲骨新缀号码表(莫伯峰、王子扬)。本书最后还附有“本书引用甲骨著录简称表”。

  有人建议我去听一听研究中心主任黄天树老师的课,可以直观地知道他们是怎样研究一片片甲骨的。

  全书近百万字,定价130元。

  等我赶到中心,屋子里已经坐了很多人。围着桌子坐成一圈的13个学生是黄老师的研究生,桌子上摆满他们将要用到的教材——自己复印的《殷墟花园庄东地甲骨》,以及翻得卷了边儿、密密麻麻写满说明的《说文解字》。两边靠墙也摆满了椅子,坐着本校其他专业以及来自清华、北大等学校的研习甲骨文的学生。我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两块牌子,一块是“甲骨文研究中心”,这是承担国家重大项目“中华字库——甲骨文字的搜集与整理”后于2012年8月成立的。还有一块牌子是“出土文献与中国古代文明研究协同创新中心”,这是清华大学向教育部“2011计划”申报的文科协同创新中心,它聚合了出土文献及相关领域的几乎所有研究力量。创新中心的成员大学每年都会轮流举办免费培训,请来古文字各个领域的专家给学员们上课,以使研究相对精专的研究者有更为广阔的视野。

 

  “2019年就是甲骨文发现120周年,我们正在编撰的《甲骨文大系》一定得出来了。”前不久,甲骨文成为世界记忆名录,给黄天树和研究中心带来更多的紧迫感。

 

  从《甲骨文合集》到《甲骨文大系》

  自2011年起,黄天树带领学生开始编纂《甲骨文大系》。“甲骨是珍贵文物,学者一般很难接触到实物,一直以来都不得不主要依据甲骨著录书来从事研究。”黄天树抚着满屋子已经完成的几十册初稿,爱不释手。

  一般的甲骨著录书由图版、释文和索引三部分组成。最重要的是图版,版面完整且字形清晰的图版是一切研究的基础。甲骨实物著录的方法有3种,包括拓本、摹本和照片,它们各有优劣,同时用这3种方法著录可以取长补短,这已经被现在一些小型的甲骨文著录书采用。

  郭沫若早年流亡日本研究甲骨文时,亲身体会到寻觅甲骨著录书之艰难。在他1949年就任中国科学院院长之后,就打算编纂一部集大成的甲骨文著录书。1956年,在制定十二年科学研究远景规划时,编纂《合集》被列为重大项目,郭沫若亲任主编,胡厚宣任总编辑。《合集》从1961年开始编纂,对95个收藏单位和44个私人收藏家的9万多片甲骨进行鉴别、精选和拓印,然后汇合80多年来海内外公私藏家手中的甲骨传世拓本、照片和摹本,进行选片、辨伪、校重、缀合和分期分类工作,编成《合集》13大册,于1978至1982年间由中华书局出齐。与《合集》配套的《甲骨文合集释文》(4册)、《甲骨文合集材料来源表》(3册)直到1999年才出齐。前前后后历时40多年,可见编纂一部大型甲骨著录书的艰辛。

  《合集》是目前收录甲骨拓本最多的一部大型著录书,选材最精,大大推动了甲骨学研究。但《合集》只是阶段性成果,学术是发展的,所以后来又有了《合补》。《甲骨文大系》是继《合集》《合补》之后的又一次大型编纂工程。

  即将出版的《甲系》全书8开大册,由“图版(拓本和摹本)”“释文”和“索引”三部分组成。全书预计共73册。同一版甲骨,拓本在左页,摹本在右页,对照阅读,十分方便。第五十七册至六十八册是“释文”。最后五册为“索引”。 《甲系》采用新的更科学的“两系说”代替旧的“五期说”,同时为每张拓本制作了摹本,并且增补了新出版、新缀合的材料,目前搜集的7万多片甲骨几乎比《合集》多一倍。

  “除了数量,质量也是一个考虑。《合集》拓本的质量参差不齐。比如上世纪70年代,海峡两岸没有学术交流,《合集》只能翻印台湾的《殷墟文字甲编》《乙编》,拓本多漫漶不清。现在,这些著录书都有了清晰的拓本出版,《甲系》将用清晰的拓本替换。”黄天树对这项繁重的任务爱恨交加。

  “7万多片甲骨、近100万个单字、9个人,平均每个人要摹写8000片、10万字。6年多来,他们基本没有寒暑假,周六日也经常在办公室度过。”作为大师姐,刘影对于大家的心疼溢于言表。

  “这套书不仅仅是迄今为止所收甲骨拓本和摹本数量最多、字形最清晰、拓影最完整的甲骨著录书,更是最新科研成果的集纳,代表了目前甲骨文研究的新高度。”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研究员胡平生说。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濠国际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明年是甲骨文发现120周年 《甲骨文大系》正编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