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耘民俗脊地 探索神话人生

2019-06-21 05:05栏目:历史

  他的求学之路曾经坎坷曲折,却持之以恒,百折不挠;他敬业从教、桃李满园,却始终自省,戒骄戒躁;他一生默默无闻,晚年收获学术硕果,却淡泊宁静,心如止水;他年逾古稀,白发苍苍,却坚持研究,壮心不已……

  清华大学前校长梅贻琦曾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河南大学张振犁教授便是这样的一位大师。作为新中国第一代民俗学研究生,他师从著名民俗学家钟敬文。在近七十年为学、执教生涯中,他始终坚持躬身在学术园里辛勤耕耘,为中国的民俗学研究、特别是中原神话学研究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他就是中国民俗学会副理事长、我校文学院中原神话学家张振犁先生。11月30号,张老刚刚在第八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颁奖典礼上荣获中国民间文艺终身成就奖。

  张振犁,1924年生,河南新密人,我校文学院教授,长期从事民间文学、民俗学以及中国神话的研究,开拓出中原神话流派,被誉为中原神话的拓荒者,曾任中国民俗学会副理事长、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理事、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河南分会副主席等。

  老骥伏枥 恬淡致远

  水有源,树有根。这是张振犁在学术研究中所坚持的观点,而他与中原神话的结缘,也可追根溯源。1949年,25岁的张振犁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经过著名民俗学家钟敬文先生的点拨,他逐渐对民间神话研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文化大革命后,中国民俗学学科得以重建。当时,学术界普遍缺乏文化自信,而中国神话不如希腊神话的观点也充斥其中。在这样的学术氛围中,张振犁为国内神话研究在国际上没有一席之地而深感不安,结合前期的积累和发现,他躬身走入神话学研究的殿堂。

  按照约定,我们于上午8点多到达张老家中。当时的他正在看天气预报,见我们来了,就关上电视,和我们聊了起来。第一眼看到张振犁教授,他和蔼、慈祥、精神矍铄,衣着简朴,谈起民俗学与神话时滔滔不绝。

  上世纪80年代,张振犁在讲授民间文学课时,从学生收集的民间故事中发现大量依然流传在民众口头的古典神话故事。鉴于此,张振犁带领学生在1982年至2000年近20年的时间里,先后10多次到全省神话蕴藏的重点地区的23个县、市进行了科学考察,发现了活态的中原神话群。他在《情系中原神话》一文中回忆道:北上太行、王屋,南下桐柏、伏牛;西登秦岭夸父之山,东去商丘火星之台。于是,中原神话宝藏像一串串奇珍异宝一样被挖掘出来:盘古、女娲、伏羲、神农、燧人氏的故事得以一一重现。

  从伏羲女娲兄妹婚到三皇五帝,从夸父追日到商伯盗火,从牛郎织女到商汤祈雨……从8点一直到中午12点,老人几乎没有丝毫倦意。况且,他还是前一天晚上刚从北京的中国社科院考察组回来。据了解,张老退休十几年来,生活仍然非常规律,他从没当自己已经退休了,一直关注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希望依旧能够贡献自己的力量。用张老自己的语言解释就是:忆前游,身已老,志犹雄,拄杖望京石上,云海阔心胸。也许这就叫做敬业,或许这也是张老身体一直健朗的原因。

  躬身入学海 成就如星斗

  张老的简朴源自一颗淡泊之心,这不仅体现在物质上,也体现在荣誉上。当我们谈到对荣誉的看法时,张老一再强调不喜欢过于宣扬,个人成绩要看的淡薄一点。张老谈到他研究神话的动机时说,研究中原神话不是为了名,也不是为了利,是为了民族文化的弘扬,为了国家的发展。

  对此,钟敬文等学者认为,在中原地区发现的若干古典神话的延续,推翻了过去中国神话贫乏、仅有断简残章的片面结论,大大丰富了中国和世界神话学。张振犁的学生、著名作家孟宪明认为,先生发现了中原神话的意义和价值,并且从理论的高度对它进行阐述,这是具有开创性意义的。

  诸葛先生有句名言: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也许这正是张老的真实写照,也正是这份淡定才使得这位学术大师默默一生,无怨无悔,豁然开朗的静静享受学术的甘霖。张老的学术成就是可喜的,惊人的,但他恬淡致远的精神同样值得我们敬仰、学习。

  2007年,鉴于张振犁几十年从事中原神话的深入发掘和研究以及在国内外产生的重要影响,第八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组委会将终身成就奖颁给了他。山花奖为中国民间文艺的最高奖,与电影百花奖、电视金鹰奖,戏曲梅花奖、舞蹈荷花奖等同属中国文艺界的最高奖项。当年,山花奖终身成就奖全国只有四名获奖者。

  脊地也有鲜花开

  十年之后的2017年,在他93岁高龄之时,张振犁数十年的心血倾注而成的《中原神话通鉴》一书出版。《中原神话通鉴》(全四册)计174万字,393幅图片,800多篇民间神话故事。书中内容以一故事一评论的独特形式,集中展现了数千年来中原神话的丰富性。《中原神话通鉴》为中原神话学的奠基之作,填补了中原神话领域出版的空白,极大地丰富了中国乃至世界神话学,彰显了中国文化的巨大价值与魅力。

  西方学者曾经对中国的神话颇为质疑,他们认为中国所谓的神话过于历史化,缺乏浪漫色彩,并断言中国不存在真正的神话,中华民族是一个缺乏想象力和创造力的民族。然而,张振犁这一辈的民俗学家们则用自己的实际调查研究推翻了这一谬论,让贫瘠的民俗学土地上鲜花盛开……

  《中原神话通鉴》一书仅资料搜集就长达30年。在正式编写的十余年间,张振犁及他的几名弟子耗费大量心血,数度易稿,不断完善,终成这部中原神话故事集大成的煌煌巨著。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张振犁教授和当时在河南大学工作的程健君教授先后组织了3次,跨度近4年的田野调查,发现了活态的中原神话群。对此,张老师的导师钟敬文等学者普遍认为,在中原地区发现的若干古典神话的延续,推翻了过去中国神话贫乏、仅有断简残章的片面结论,大大丰富了中国和世界神话学,纠正了史学家们关于中国神话中仅有圣贤英雄人物史迹材料的传统观点,改写了中国民间文艺学的历史。国外专家也提出,中原神话对于重新构建古神话以及了解神话在封建时代演变的规律,都提供了有趣的资料。

  回忆起该书的编写过程,作为张振犁助手之一的孟宪明表示极其不易,先生30年间的资料搜集整理很多都是写在纸条、纸片上,大大小小装了几十袋。因为十几年间计算机更新换代很快,电子稿因此丢了两次,前前后后让印刷厂打稿子打了三次。

新濠国际,  张老出生在河南密县,这里的民间文艺丰富,尤其是羲皇故事和佛学的研究价值极大。加上父亲和三哥皆是民间文艺爱好者,他从小耳濡目染,深受陶醉,于是自幼张老便对民间文艺充满了浓厚兴趣。大学期间,他受老师影响,开始从真正意义上接触民间文学,大一时就在《光明日报》上发表了关于民间文艺的第一篇文章《从莺子赋看民间文艺》,从此一石激起千层浪,张老与民间文学,与中原神话结下了不解之缘……

  道理贯心肝 忠厚填骨髓

  1984年,他与我校的程健君教授登华山调查沉香救母的神话,途经回心石、苍龙岭,道路艰险,吃尽苦头;他们在随身携带的食品吃完后,饥饿无力,却仍然咬牙坚持,最后终于完成任务。这样的经历在张老的人生履历中还有不胜枚举,正是在如此浩瀚的的艰辛中,中原神话才得以传播开来,并走向世界。谈到这些,张老的眼眸中闪烁着无尽的欣慰与自豪。

  学高为师,德高为范。除了学术成就,张振犁更以其品格魅力潜移默化影响着身边的人。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张振犁曾表示,以恩师钟敬文先生作为自己为人处事的典范。而张振犁教授的为人业已成为他的弟子们的典范。

  繁华落尽,定是硕果满枝。1983年在北京召开的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第二次学术年会上,张振犁教授的《中原古典神话流变论考》引起了强烈反响,并且获得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国文联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联合颁发的首届民间文艺山花奖学术著作奖的一等奖。并且,此书在百余部获奖图书中位列榜首。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张老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

  作为张振犁教授的研究生,文学院吴效群教授深情回忆起与导师相识的三十年。比起外人眼中文人斗士、学术偶像、中原神话研究的拓荒人这些光彩夺目的称号,吴效群眼中的先生更多的是一个满身烟火味的血肉之躯。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濠国际发布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耕耘民俗脊地 探索神话人生